析“狠化”社会趋势:戒狠先解对不公强权之恨


  “比狠”只会让暴戾蔓延     社科院教授于建嵘近期接受《南风窗》采访时称:社会的“狠化”是当下值得警惕的一个现象——某些官员敢用黑监狱关押上访民众,开发商敢用推土机轧死被拆迁户,城管敢打死小贩,访民敢自杀性引爆……很多人心态上产生严重问题,做事越来越不计后果,心比较狠,凡此种种,都在突破社会规则底线,这是中国社会的新动向     初读这篇访谈时我还心存疑虑:以极端个案累积出如此整体国民心态式的判断,是否以偏概全了遗憾的是,这几天“说服我”的案例越来越多:大家还没从临武县瓜农“倒地死亡”、半夜被抢尸的震惊中走出来,哈尔滨和辽阳城管“扬威”打商贩、打记者致其骨折的一幕就上演了,而首都机场T3航站楼里的自我爆炸,也留给社会相当的反思空间     有记者去探究临武地区城管与小贩的矛盾,竟发现了“交钱与斗狠”的游戏——平时瓜农一周给城管交100元后就能相对自由地摆摊,不交的人要表现得“狠一点”,城管也不敢管,有瓜农被城管抓过一次,但没有交钱,“我抓住城管的衣服,只要你狠,城管也就怕了你”(《羊城晚报》7月21日)     虽然绝大多数人不会那么极端,但什么坑人的假货都敢卖甚至“相互投毒”,很多人性的底线被突破后“无所不为”,撞了人之后敢碾轧致死“以绝后患”,狭路相逢拳头硬的敢亮剑的总占便宜,在网上愤怒起来出口的狠话让自己都震惊……某些让人心头变硬、变狠的因素,这些年确实在增加,不是说某些机构在变狠,可怕的是“我们所有建构起社会的每一个人的心灵变狠”,即便自认为善良、做不出狠事的人,终究也要扪心想想这些年是不是已悄然“冷漠”了很多这是一个让人不愿接受的现实,毕竟带着温情的社会生活,才是梦想与美好的向往,当大家要么得有钱有势、要么得耍泼“无赖”才能以“狠化”在社会中行走,那是悲哀的心理体验,更何况“比狠”本就是一场危险游戏,用力升级、擦枪走火的暴力会如影相随,就如同临武街头那一幕     为什么会变狠于教授说,是因为社会基本规则失守,社会博弈的各方相互强化了用力的方式加之阶层固化、贫富悬殊、道德沦丧、权力膨胀等很多社会问题,便叠加变异出极端事件这种暴戾情绪一旦固化下来,反过来又阻碍了利益分配、阶层对立等前述矛盾的化解     和谐社会,首先是一个和解社会“狠化”的社会趋势,必须得到足够重视和警惕戒狠先解恨,解恨先戒狠——任何矛盾都是相互而生的,要消除民众的“狠心”,先要解开社会对于各种不公、强权的“恨心”;要解开大家的“狠心”,首先要消除来自公权、富人等社会强势一方的“狠心”,减少刺激普罗大众情感的事件这不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无聊游戏,绝对需要放到制度与社会改革的框架中去考量实现“戒与解”,就该往建构公平正义、向民众传递希望与信心的方面去做——滥权是有人管的,暴力是必付代价的,访民是享有权利的,守法是权贵不可以例外的,城管是不可以打人的,司法是可以信赖的——规则、确定性、安全感,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