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偿献血"萎缩"致血荒 浙江欲修法唤回献血爱心 ...


  杭州7月26日电(记者 江耘 见习记者 祝晓艳)近年来,“血荒”一词频频出现在公众视线内,各地血库告急、血存量逼近警戒线的消息更是此起彼伏     1998年,中国《献血法》正式实施以来,无偿献血成为了国家制度2001年,浙江省颁布了《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献血法〉办法》,无偿献血也一度确保了医疗临床用血需要和安全     但自2009年以后,浙江省无偿献血的总血量、献血总人次等关键指标出现了逐年下滑现象保障医疗临床用血,浙江在时隔12年之后,欲再度修改献血办法,谋求献用血之间的平衡关系     “井喷”的用血需求与过时的法律       浙江省血液中心副主任徐健用“井喷”概括浙江用血现状在他看来,随着近年来各医院床位数的增加,治疗手段的不断改进和提升,一些新准入医院的增加及医保覆盖范围的扩大,带来了用血人群的结构性变化     “以前都是以杭城街头的献血者为主,团队献血作为夏冬两季的补充,但随着经济萎缩,人们生活压力的增大,街头献血人群在减少”徐健说     有资料显示,目前,世界献血人数的平均比例是1.01%,欧美等发达国家可达4%—5%,而中国2011年统计数据达0.97%,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甚至在1%的基本需求临界点以下     浙江省卫生厅厅长杨敬表示,2001年《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献血法〉办法》实施以来,的确保证了医疗用血需要和安全,但经济社会特别是医疗卫生事业的快速发展,对血液供应和医疗临床用血安全、相关行政管理和公共服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现行办法已难以适应     他认为,浙江无偿献血工作机制尚不完善,政府主导、多部门协作、全社会参与的工作格局尚未有效形成,相关宣传教育与社会氛围的营造不到位,采血服务不够规范、透明,血站服务能力和水平较低,影响到公民参加献血的积极性;现行还血政策水平、对献血者的人文关怀和保障还不够完善     为了改变“血荒”与“井喷”的矛盾,浙江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拟定了《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献血法>办法(修订草案)》     信任危机“浇灭”献血热情     在中国,许多人对献血有抵触情绪人们普遍质疑血站对血液处理过程     业内人士认为,随着血站“用血浇花”及“郭美美”等事件的持续发酵,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公众献血积极性     浙江省献血管理中心综合科科长罗建根表示,“郭美美”事件发生后对浙江省献血情况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街头献血人数明显下降,特别是年轻人     “重塑形象不容易,需要好几年的时间”罗建根无奈地说而事实上,浙江的血站都由卫生行政部门管辖,与红十字会无关     有调查结果显示,83.8%的人表示不愿意献血是因为制度不透明,担心献血被牟利     “有偿用血的钱并不是血液本身的费用”徐健以220元的用血费为例,他表示,这和民众想的不一样,血费就是包括采集、检测、储存、运输、制备、储藏等,未将人员费用、服务手续等都算在里面     “其实这个费用很低,7个项目两次检测,光检测费用不算上运输储存等成本远超220元”罗建根向记者解释     据悉,在实现无偿献血的美国,一个单位(200毫升)全血的价格平均约为300美元,加拿大则为264.81美元     为了消除民众的误解,修订草案规定:教育行政部门应当将献血知识编入中小学地方教材可见加大了无偿献血的宣传力度     浙江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厉志海也表示,要加大无偿献血的宣传力度,并进一步完善     建设献血屋成为“最强音”     “献血屋的建设和浙江的经济大省称号不符合”罗建根认为,当前浙江献血多依靠流动的献血车,缺乏固定的献血场所,“整个杭州只有浙江省血液中心一个完善的献血点,其余的都是流动性的”     据了解,无偿献血点应设置在人口密集场所,因此多在黄金地段,而这些地方更多的走商业路线,利益的驱动令献血点无容身之处同时,城市改造也造成了很多原有的献血点不得不再次搬离     对于大多数献血者来说,环境也是他们选择无偿献血的一个因素市民王先生的话更是道出了百姓的心声:“一到夏天,流动献血车内就坐不住了太热了,想献血的心也被浇灭了”     徐健也坦言,浙江献血屋已经提了很多年,调查研究一年又一年过去了,迟迟没有动静“献血屋的建立是由市属地所管,所以关键还是政府有没有真正把无偿献血这项工作从氛围营造、场所保证等整体落到实处”     在浙江省浙一医院副院长陈亚岗看来,如今的献血车环境比较差,“应当为无偿献血者创造一个良好的献血环境,让他们感觉有尊严”陈亚岗说,“专业的水平和敬业的态度无疑也为献血事业的公信力加分”他同时呼吁将献血点的建设纳入城市规划当中     对此,杨敬也坦承,浙江省血站建设明显滞后于献血工作实际需求,采供血服务、献血者健康和血液安全保障能力有待进一步提高,“否则将影响到公民参加无偿献血的积极性”     值得庆幸的是,此次修订草案中明确规定根据实际需要,在供血区域内设立固定献血点或者配备流动献血车,方便公民献血并规定规定献血点的选址应当符合人流密集、交通便利等要求     针对固定献血点需要在人流密集和交通便利地点的实际情况,人大常委会蒋泰维委员表示,独立建献血屋需要更多的经费、人员和编制等,可以考虑依托一些有条件的大医院,甚至条件好的卫生院,可以节约资源     改变用血机制“逆解”血荒     “这么多人献血,为什么老是闹血荒”“献血者无偿用血为什么是事后报销,直接减免不是更方便老百姓么”……     记者通过走访发现,大多数人都认为献血是一种义务,但普遍反映“献血容易用血难”     针对民众的质疑,杨敬表示,修订草案中要求省卫生行政部门建立全省联网的血液管理信息系统,实现血液管理相关信息的互联互通,医疗机构直接办理报销结算,不具备结算条件的,向献血管理机构办理结算     如今,浙江省正努力在用血机制上尝试改变,以期通过用血容易来吸引更多人参与到献血行业中     记者了解到,2001年的浙江献血办法中,有一条临床互助金的制度所谓用血互助金制度,是指公民没有参加过无偿献血的,除了要缴纳临床用血费用,还应缴纳一定比例的专项资金,这笔资金在参加无偿献血后可以归还     “主要是考虑到当时无偿献血制度刚刚建立,通过交纳互助金这一经济手段,促使更多人参加无偿献血”杨敬表示     据统计,从2008年到2010年,浙江共收取互助金超过一亿元,因献血返还2647万元,返还率仅为25.36%杨敬也坦承,制度的实际效果不理想     在修订草案中,实施了十多年的这项制度消失了     杨敬还表示,当前政府和社会对献血者的人文关怀和保障措施还不够重视此次修订办法中规定,医疗机构优先保障献血者及其配偶、父母和子女临床用血     对此,陈亚岗觉得意犹未尽,针对独生子女的实际情况,建议受献血者的配偶父母也能享受优先用血的待遇     此次修订草案最大的变化是将享受终身免费用血的累计献血量下限,由原来的1000毫升减少到400毫升;改变献血者配偶、父母和子女在献血五年后不再享受免费用血政策,规定五年后仍可免交与其献血量等量的临床用血费用这对刺激无偿献血的积极性方面无疑有很好的提升     浙江省血液中心方面表示,用血终端的方便于民,会更大程度的唤回人们无偿献血的爱心     “我觉得最理想化的状况是全民无偿献血,所有病人只要符合必须用血条件的,全部可以报销用血的,所谓免费用血,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