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消失的村庄”:村里户口比城市户口都吃香


  从种地到失地,从村居到楼房,生活环境在变,生存方式也在变依靠出租房屋,东小庄的村民不仅有固定可靠的自家收入,还有令旁人艳羡的医保、养老、过节费等种种福利     钱包鼓胀的同时,人的观念也在变本地年轻人不愿再到附近的工厂打工,因为“工资太低”、“管理太严”越来越多的外地人涌入,填充了这些就业空间不经意间,两种生活的对比剧重新上演       住一套租一套村民当上“包租公”     青岛市黄岛区辛安街道东小庄原有村民346户、1100多人拆迁时,多数村民每户分到了两套楼房,总面积160平米一些之前在村里房屋占地较大的,甚至分到了三到六套     与老村的荒凉不同,两站地外的“东小庄—德立沟”新社区是另一片景象小区内健身器械、棋牌室、超市、社区卫生室一应俱全,辛安街道的文体活动中心和幼儿园也设在这里,周边通了公交车,小区门口就是公交站     三年前村民刚入住时,这里的房价每平米仅2000多元,现在飙升到了6000元,若出租一套,月租金得1100元以上如今,不少村民住一套租一套,当起了“包租公”、“包租婆”     搬迁前,村民杨同玉的母亲和哥哥住在一起,搬进新小区后,母亲和哥哥各住一套80平米的楼房以往每年冬天取暖、做饭都得用煤,老人的手总是黑乎乎的,如今用上了天然气,80多岁的老人不仅洗干净了手,还学会了用煤气灶和热水器      老人月领千元       年轻人抢着赡养     一同被改变的还有村民的养老难题加入了养老保险的村民,男的年满60周岁、女的年满50周岁都可以领取养老金,养老金数额随年龄增长而增加59岁的村民蒋振德明年就可以领取每月700元的养老金了,而领了六年养老金的妻子,现在每月可以领到1300元     杨同玉说,有的老人现在每月能拿到两三千元,但习惯节俭的他们,大都把钱省给了子女“以前村里的年轻人为赡养老人发愁,现在都抢着养”     “村里户口比城市户口都吃香,迁出去的人想再迁回来挺难”杨同玉有些感慨,年轻时他的户口随工作迁出,现在已不可能再享受村集体发放的福利了     让农村户口变成“香饽饽”的主要原因是富起来的村集体辛安街道办事处的工作人员介绍,“村改居”后,每个社区都有不少商铺,这些是以每个村民12平米的标准建设的,租金60%归村民、40%归村集体此外,东小庄还自建了两处厂房、仓库出租,通过租赁仓库、商铺和引进企业拿到的税收分成,村集体每年能获得近400万元的净收入,这些收入半数用于发放福利和管理支出     两位老人牵手12年       领证却成难题     手里有了钱,算盘也打得响     村里一名老汉十多年前丧偶,找了个老伴,却一直没领结婚证如今,老伴的户口不在东小庄,而在黑龙江,这一区别让她既没有养老金,也享受不了医保前一段时间,她的脚总是隐隐作痛,去医院看病,医生说要拍CT,得花好几百元,她心疼钱,没舍得拍片就回来了     其实两人领证结婚后,她可以把户口落到东小庄,享受当地的一些福利待遇,但老汉的儿子怎么也不同意两个人在一起虽已12年,但面对生人,她总是觉得难堪,接受采访时一遍遍地说,“我们是不合法的”     老汉的儿子为什么反对父亲再婚两位老人都不愿意多说,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邻居说,老汉现在有一套房,结婚后财产怎么划分,子女们可能有顾虑     采访中,村里一位50多岁的男子一脸认真地说:“现在生活好了,老人再婚如果找外地人,恐怕是个大问题”      年轻人不愿       到本地工厂就业     村里人和外地人的区别不止这些靠着本地优势,本地青年大都选择自己做生意,或者到市里的单位和企业工作而外地人大都进入了村庄附近的各个工厂,做着流水线上的计件工本村人和外地人似乎一开始就生活在两个不同的圈子里,罕有交往     社区附近的海尔、海信工厂规模庞大,动辄用工上万人,但很少有附近社区里的年轻人6月26日,在海尔厂区,一位工作人员介绍,厂里很少招附近村里的,“人家嫌工资低,不大愿意来,就是来了,我们也不好管理”     26岁的临沂莒南人杨云强一家在东小庄社区租房住,他在一家船舶代理公司工作,妻子庄殿霞则在海信公司工作了七年庄殿霞认识的工友中,没有一个是本地人在杨云强的印象中,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